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黄金

本来这对军官夫妇的小家庭搭配

2020-05-21

摘要:本来这对军官夫妇的小家庭,在农场来说各方面都没人敢与其媲美,可算作美满和谐的家庭。然而却有难以启齿的苦恼,一直在困扰着他们二人。 引子
还是在那战火纷飞的朝鲜战场上,坚守三二〇?五高地的志愿军战士,已经击退了敌人的四次进攻,按首长的命令,再坚守半个小时,我志愿军大部队就能把敌人包围全歼。然而,志愿军坚守阻击任务的一个连,经过四次的反击尽管消灭了无数敌人,牢固的守住了三二〇?五高地。但是,我志愿军伤亡也十分惨重,剩下的连情报伤员在内,已不足一个排的兵力,如果这时敌人再发起夺取高地的争夺战,将是更加残酷的考验。半小时,生死存亡的半小时,在考验着他们。
坚守阵地的志愿军一名副班长吕茂志,见自己班的战士只剩下五个人,班长和其他战友都光荣的牺牲了。他一看愤怒的从战壕里站起来,大声说道:“同志们,检查好武器弹药,修好自己跟前的工事,准备迎接敌人的第五次进攻!为战友们报仇!誓死守好阵……”
正在这时,敌人的第五次进攻开始了,一发炮弹落在战壕里,吕茂志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炸昏了过去……当他醒来时,已经躺在野战医院的病房里,他睁开眼睛说:“我怎么躺在这里?我的阵地呢?我的战友们呢……”
“别动……你的战友们守住了阵地,胜利的完成了任务。你们都是好样的!你的伤势不轻,已经昏迷过去三天……”一位年轻的女护士温柔而敬佩地说。
就这样,年轻的志愿军战自2015年开始士吕茂志,住在医院养伤,认识了这位护士同志,知道她姓殷,叫瑶瑶。吕茂志被炮弹片炸伤了胯骨内侧,经手术摘除了一个碎了的睾丸,保住了性命。但他一动不能动,吃喝拉撒睡都由护士殷瑶瑶护理。
从朝鲜回国后,殷瑶瑶继续护理他回国,二人之间产生了深厚的情谊;二人在军队授衔时,同时被授予少尉军衔。伤愈后不久集体转业来北大荒,二人确定了恋爱关系,并决定一辈子照顾这位最可爱的人,同他结了婚。这对解放军少尉军官是战友情,同志谊,生死与共,相依为命的革命夫妻。

1、 少尉夫妻的烦心事

开发建设北大荒之初,环境的恶劣、工作的苦累、物资的匮乏、条件的艰难,对于饱经战火考验的吕茂志、殷瑶瑶这对少尉夫妻来说,都算不了什么。他们面对艰难从不觉得累,更不觉得苦,总是夫唱妇随,其乐融融。一同转业来的战友们,见这对小夫妻美满的夫妻生活,两口人那时就一百二十多元的工资,着实令人羡慕。
吕茂志来北大荒后,身体已完全恢复,除了腿有点瘸以外,看不出有什么毛病。他先是当农工,后来当排长,在困难时期当司务长。这一职务虽然官不大,但很受人羡慕。当年有一套嗑:“场长、团长,不如当个司务长。”因为司务长管的是全体垦荒战士的吃饭问题,饿着谁也饿不着司务长。殷瑶瑶转业来到农场后,就在卫生所工作,先是卫生所所长,后来到医院当副院长。一直是从事医疗工作的白衣天影响的不仅仅是用户使,更是让人刮目相看。
本来这对军官夫妇的小家庭,在农场来说各方面都没人敢与其媲美,可算作美满和谐的家庭。然而却有难以启齿的苦恼,一直在困扰着他们二人。
这天天很晚,身为医院副院长的殷瑶瑶,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家,见丈夫吕茂志正忙着做饭,做好了油炸鱼,还在烧雪里蕻噶伢子鱼汤,便拿起一条鱼吃着说:“这油炸鱼还不错,有什么主食吃呀?”
“主食是一人一块烤饼,另外还有韭菜炒豆饼。”吕茂志边说边把鱼汤和烤饼端上了桌,“你把烤饼都吃了吧,豆饼给我吃……”
“我说丈夫大人,你这司务长是咋当的?管着全连的吃饭问题,连你老婆都吃不好,丢不丢脸呐?”
“唉!没办法。粮食不够吃,定量就那么点,晚饭每人一块二两的烤饼就不错了。我钓的鱼随便吃,雪里蕻噶伢子汤管够喝,不够再吃点豆饼。战士们还吃不到油炸鱼呢。不是看你成天忙得够什么也没有了呛,我钓的鱼能做给你吃?早就给病号送去了……”
“唉!人家都说司务长大米白面家里有的是,白面馒头吃不了都喂狗。你可好,连自己老婆都跟着遭殃挨饿!你配当司务长吗?配当我这院长的丈夫吗?”殷瑶瑶假装生气地笑着说。
“你我都是解放军军官,与战士同甘共苦是应该的。我这司务长自己觉得问心无愧。你不希望我给你丢脸吧?”吕茂志满脸正气。突然又满脸凄容,“可是……我这丈夫当得还真不够格……哎……都是那可恶的炮弹……难道让我们这辈子断……”
“不许你胡说……”殷瑶瑶赶紧捂住丈夫的嘴,“你又来了,跟你开句玩笑都不行?”殷瑶瑶刚毅的脸上像一朵盛开的牡丹花,泪水滴在花瓣上,“……咱不提那事!啊?……今天曹连长爱人难产,我们好不容易接生下一个大胖小子,真招人喜欢。可是,他爱人大出血,生命垂危呀!”
“曹连长也有儿子了?太好了……”吕茂志高兴地说到这里,又关切地说:“他爱人有危险?你们得想办法抢救哇!”
“我们已经尽力了,就看今天晚上了。过了今天晚上不出事,大人就保住了,不然,那孩子可就没娘了……”说到这里,端起韭菜炒豆饼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你干什么?豆饼本来就难以下咽,这样会噎着的!”吕茂志赶紧抢下已吃了大半碗的炒豆饼,把烤饼塞到妻子手里,“豆饼給我,你吃烤饼。”
殷瑶瑶接过烤饼就要走。
“你干啥去?着什么急呀?好好吃完饭再出去吗!”
“不行!人命关天,我得去医院……”殷瑶瑶说着风风火火地走了。
“唉!真拿你没办法。别人的事比自己的事还重要?人家生儿子你忙得够呛,你怎么就不给我生个儿子呢……”吕茂志说到这里笑了。心里想:她不生儿子,主要原因在自己,怎能怪她呢?唉!想那曹连长,四十多岁转业来北大荒,孤身一人总想有个家,有个后人。可是这北大荒地广人稀,女人少得可怜,年轻的垦荒战士找个对象问题还不是太大。可是谁家闺女,愿意找个四十多岁的半大老头子?无奈回家竟领回一个怀有身孕的,二十几岁的姑娘。战友们拿他开玩笑说:“老连长想媳妇想蒙了,不但娶了老婆,还有了现成的后代。”老连长却正色地说:“现成的有何不好?反正都是咱华夏人的后代,孩子出生得跟我叫爹,我不费力就当爸爸有何不好?”吕茂志想到这里,心里说:“曹连长说得对,人家曹连长四十四五有了儿子,管他是谁的儿子?反正那小媳妇生的儿子,得跟曹连长叫爸爸!别人爱说什么说什么,管他呢!”想到这些,他有主意了:无论如何也得让瑶瑶给自己生儿育女……
吕茂志想通了,赶紧吃完了韭菜炒豆饼,喝了一肚子雪里蕻鱼汤。把油炸鱼和另一块烤饼包好,高高兴兴的直奔医院。

2、喜得贵子赢“雅号”

农场医院院长殷瑶瑶终于怀孕了,喜讯使已经是农场后勤处长的吕茂志,高兴得走路都有了精神。似乎那朝鲜战场上留下走路有点瘸的腿也不瘸了。在机关或者下连队,只要见到自己的老战友或者熟人,便主动掏出香烟和糖果,让人家抽烟和吃糖。如果有人问:“吕处长,你有什么喜事这么高兴?”他总是乐呵呵地说:“瑶瑶怀孕了,我可以当爸爸了!”人们听了都向他祝贺。当然也有老战友知道他的底细,没人时问他:“怎么?你的伤……”
“哎——怀孕还有假?是我运气好,人家瑶瑶是医生,不但用她那高明的医术治好我那病,这不,连我这伤腿也治得不瘸了!”说着还走几步让人家看看,证实自己一点毛病也没有了。
老战友听了后信以为真,都为他们夫妻高兴。三十来岁终于盼来了孩子,这搁在谁身上不高兴呢?
可是要为人母的殷瑶瑶却就不一样了,尽管在别人面前有说有笑,可是从来不显摆自己怀有身孕的事。相反过去和蔼可亲的面容少见了,工作中有什么不痛快的事,还学会瞪着眼睛训人了。尤其是在丈夫吕茂志面前,过去温柔体贴的小绵羊,,如今竟成了河东狮吼,动不动就大吵大闹。丈夫就怕她生气发火,伤了身体寻死上吊想吃药。吓得丈夫吕茂志又哄又劝成了妻管严。
这不,这天不知那根弦不顺,下了班绷着脸连晚饭都不吃,摔打了一整以后,竟趴在炕上抽抽嗒嗒地哭个没完没了。
“瑶瑶,又怎么啦?累了还是哪儿不舒服?”
“滚开!”殷瑶瑶怒目圆睁厉声吼道:“都是你做的好事,让我成了这样!肚子一天一天变大,让人家背后戳我的脊梁骨,你让我怎么做人?”
“嘻嘻……怨我怨我!我的瑶瑶为我怀孕,我这做丈夫的当然有直接的责任。”吕茂志嬉皮笑脸地说:“不过你不能这样闹,这样对孩子和你身体都没好处,这点你做医生的还不明白?快别哭了!我给你做了你最愿意吃的红烧鲤鱼,给你补补身子……你不是喜欢孩子吗?咱有了自己的孩子,不比成天喜欢别人的孩子强?”
“算了!别说了……”瑶瑶又想起了那倒霉的晚上,“我倒希望有自己的孩子,可是我有了孩子,我对得起你吗?别人会怎么看我?难道你就不怕被人说你,我给你带绿帽子?”
“你看你!就是想不开。你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别人爱怎么说就让他说去!女人就得生孩子做母亲,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我带什么帽子算什么?我们是生死与共的患难夫妻,绿色是生命之色,我还就喜欢带绿帽子,谁能把我怎么样?那老曹大哥明知娶个媳妇怀的不知是谁的孩子,他都心甘情愿,咱还有啥怕的……”
“别跟我再提他,恨死我了!”瑶瑶羞愧地低声说:“我看他爱人没了,认他的儿子做干儿子,谁知道他竟借酒把我当成他爱人小朱了……都是你留他喝什么酒?你又跑哪去了……害得我这样……”
“嘻嘻,我不是让你给咱生孩子吗?我又没那能耐,不借种怎么办?那不是为了成全好事吗?瑶瑶你体谅我的苦心吧!啊?我的好瑶瑶……”吕茂志温柔地抱起瑶瑶,“咱吃饭,想开点,看一会饭菜都凉了,我的苦心就白费了……”
“你先吃吧,让我好好想想……”瑶瑶不哭了,认真地想了起来。
还是在老曹的孩子过百天时,身为孩子的干爸、干妈,瑶瑶夫妇为了招待战友们为孩子祝贺百天,他们在老曹家忙里忙外,准备了丰盛的宴席。老曹尽管看着孩子也高兴,但心里难忘已经死去的爱人小朱,总是闷闷不乐,看着自己原来出生入死的老部下小吕两口子,忙里忙外接待客人很是过意不去。只好强打精神陪着战友们喝酒;吕茂志在酒桌上非常活跃,敬了一杯又一杯;殷瑶瑶看孩子乌拉乌拉的闹,就抱着孩子向客人们显摆;大家喝得高兴,都称老连长还算有福,向他祝贺。这时孩子在殷瑶瑶怀里困了,她喝了口酒,就把孩子放在炕上,自己也躺下哄孩子睡觉。也是瑶瑶一天忙得太累了,加上也喝了点酒,把孩子哄着了,自己也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酒足饭饱了,客人们陆续散了。老曹竟趴在饭桌上睡着了。吕茂志赶紧收拾了碗筷,笑了叫老曹到炕上睡,可是老曹已经是烂醉如泥。这吕茂志一看心里笑了,竟把老曹抱到炕上,帮他脱了外衣外裤,放睡在瑶瑶身边。又帮瑶瑶解开了衣服,脱了鞋。见瑶瑶没醒,笑着拿一床被盖在二人身上,自己笑着回了自己的家……
夜深人静,曹连长梦中念叨着他的小朱,翻身就压在“小朱”身上;此时的瑶瑶也在梦中,觉得自己的丈夫在解自己的下衣,也没当回事,便迎合着丈夫……突然,奔腾的洪流使她惊醒过来,这才知道自己做了出格的事。“你……你……老曹哇!你让我怎么见人呐……”殷瑶瑶哭着说。
“啊!怎会这样……”老曹彻底明白过来,“这……这……可如何是好哇?对不起……是我混……”老曹用手扇自己的嘴巴,嘴角流出了血……
“别这样……”殷瑶瑶赶紧拉开他扇自己的手,“已经如此,怪也没用……”殷瑶瑶想起自己的丈夫多次劝自己与别人……又想起刚才那从未有过的感觉,“事已如此,就将错就错吧……”温柔的小手,轻轻地把他又拉回自己的怀中……
殷瑶瑶回想到这些,娇羞地看着丈夫那憨厚诚实的脸,悄声说:“你真不在乎?”
“有什么可在乎的?总不能因为我在乎,让咱断子绝孙吧?你能给我生几个孩子,我感激还来不及,有什么可在乎的!”
“好!谢谢我的知疼知热的好丈夫……”殷瑶瑶说着,到箱子里拿出一双特制的鞋,“你把它穿上走几步我看看!”
“这是干什么?”吕茂志嘴里说着,还是穿上了这双新鞋,在地上走了起来。
“太好了!这回你一点也看不出腿有毛病了。”殷瑶瑶笑着说:“我把两只鞋底做得相差两公分,你的右腿因炸伤骨折,好了后比左腿短了两公分,走路才一瘸一拐的。右鞋底高那两公分,就弥补了缺陷,走路就看不出来了。”
“是吗?你还不愿意看到我腿瘸呀!你不说我这是为人民负伤光荣吗?”
“傻样!现在已不如前了,要当爸爸了。我是个医生,难道还不能治好你的病?”
“我的病……哈哈,哈哈……你真是个机灵鬼……”
在闲言碎语中,这对夫妻不予理睬。吕茂志常听到一些指责自己性无能,干戴绿帽子。他不但不在乎,竟找到一顶当兵时是草绿色的军帽,成天戴在头上。
殷瑶瑶好不容易熬到十月怀胎期满,平安的生了个大胖小子。多嘴的婆娘们竟借看新生儿的机会,看孩子长得像谁?当殷瑶瑶的面,笑着夸这胖小子真俊,虎头虎脑的小脸蛋真像他妈!

共 8219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小说充分展现了一位军人宽大的容纳胸怀,把人性通常自私狭隘的一面改写,读后慨叹不已。开篇以抗美援朝为背景,我志愿军吕茂志在朝鲜的战场上浴血奋战,不幸被敌方炸伤,并丧失生育能力,然而在医院中相遇了自己生命中的真爱,并与殷瑶瑶喜结连理。生活是平静的,没有孩子的日子愈发显得单调沉闷。常言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吕茂志竟然采取荒诞的做法让妻子怀上了别人的孩子,生出来后引起别人的质疑,然而他们却心安理得,不为所动。这样还不够,于是又第二次上演了同样的剧情,让妻子怀上了另外一个和他长得相像的人的孩子,生出来后视为己出,并抚养长大成人。吕茂志不甘心平淡的生活,努力耕耘自己的事业,为自己和家人带了了丰厚的财富。吃水不忘挖井人,他和妻子商量,把自己的财产分为三份,送给帮助自己的干儿子一份,两同口径增长2.1%(增幅下滑主要是当月转列一般公共预算的部分政府性基金收入减收较多个同母异父的儿子尊重父亲的选择,满足了父母的遗愿。人格的良善在此得以彰显,凸显了不是手足胜是手足的亲情和高尚。通篇语言流畅,只是感觉过渡较大,主题的意义虽然是体现人格魅力的表现,但是在一些人类逻辑思维上貌似有失偏颇,比如亲手制造现场让妻子和别人发生关系,而妻子却并没有表现出该有的愤怒,并甘心接受了这样的安排,欲拒还迎。作为军人,这种方式无疑是令人吃惊的。也许,正如文章标题所言,尴尬,贯穿了主题。问好作者,一些个见,言辞不当处还请老师见谅。推荐阅读。【编辑:风轩】
1 楼 文友: 2015-04- 0 2 :59:16 问好长山老师,斗胆直言了,还望勿怪,祝写作愉快!
回复1 楼 文友: 2015-05-04 05:02:19 谈及在 借种 问题上的 偏颇 ,在这一问题上,我思考再三才落笔。是有违逻辑和常理。但想到人的实际生活中,此类事不乏奇闻。对于因 不能和谐的主人公来说,已经饱受折磨与愧疚,在这一问题上,男主人公已经有变态之举,特意用 戴绿帽子 抗拒流言蜚语,那么可见夫妻二人的隐私生活,是何等的让其煎熬?妻子的悲哀,丈夫的愧疚,本可以离异解决。然而,二人的结合是经过血与火考验的,都已经不可分开 那么,这一 偏颇 的出现,是符合人性的,也是为好人留下后代的权宜之策。我想是不应非议的。他们后人的表现,不是对父母的赞同与理解吗?不知我的想法是否得当?还请老师指教。谢谢!
2 楼 文友: 2015-05-01 00:00:20 感谢参加平凡征文,期待下次精彩呈现。
 楼 文友: 2015-05-01 09:47: 6 小说构思新颖,写出以往没有的新意。
4 楼 文友: 2015-05-01 12:49:54 谢谢老师点评,冲出封建礼教,弘扬任性的真爱,还生活之现实,虽有违常理,但生活中确有存在。 我是一名退休教师业余作家,又是一名关工工作者,热爱青少年,酷爱文学。
5 楼 文友: 2015-05-12 08:22:00 好!两位哥哥说得对!过几天就让壮志哥嫂搬过来,我们都来帮忙 老大老二媳妇同声说。鸿雁为老人送行,黄莺为兄弟们唱颂歌,秋风扫尽了枯黄的落叶。欣赏佳作。问好学习!治疗动脉粥样硬化的药通心络怎么样
宝宝最近不爱吃饭怎么办
动脉硬化图片
内蒙古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萍乡白斑疯医院
潍坊治疗白癜风方法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