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外汇

乱之殇第三十八章乔登跨江战李旸三永恒

2021-05-04

乱之殇 第三十八章 乔登跨江战李旸(三)

身披一身黑色皮甲的秦汜望着前方缓慢的进度,不由眉头紧皱起来。在这之前,他也亲自过来考察过两次。对于流民大营这边的防守,他内心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心道这个李旸不愧是出身于世代将家之门。

两道壕沟的位置挖的甚是精妙。正好是让大营高台上的众人能射到而自下而上却射不到。第一道壕沟是普通炼体修士的射击距离,第二道是平民们的射击距离。在如此设计之下,进攻方每前进一步,都会受到营地方无情的箭雨攻击。

淘宝的最常见的付费工具是直通车。没有流量 按照他的想法,想要强攻前,首先考虑到失败。渡过河之后,首先要扎营在这边,做好万一强攻不下,或者说一天之内强攻不下,也好回营地休整。否则白天强攻不下,这近十万大军又得重新过河返回对岸,这无疑是非常愚蠢而且相当危险的事情。然而,他在战前布置时提出这个建议的时候,同僚纷纷说他多虑了。

罗商的心腹之一督护胡洌笑道:“对方只有几千人,而且这几千人之中还包括老弱妇孺,自保尚且不暇,哪里还敢出营攻击我们这十万大军。秦将军胆怯了。”

看众人纷纷附和胡洌的言论,秦汜又道:“对方所挖的壕沟是我们进攻必须要解决的问题,我们当有更加详细的计划。是否要先制作一些前面有挡板可以挡住箭矢的车辆,如此才能让我们这边损失少一些,填壕沟的效率也高一些。”

胡洌等人心中怒道:“你秦汜早不说晚不说,偏偏明日就要进攻了,你才说起。你秦汜这是故意瞒着,憋着心思想要今日在使君大人面前表现,以我们的愚蠢衬托你的英明?”

当下胡洌又道:“无需如此麻烦。我们十万大军便是摆在那里,对面怕腿都吓软了。这天好不容易才放晴,谁知道过了几日又是什么天气?若是北边衙博将军和流民主力之间的战斗出现了险情,可我们还按兵不动,那河间王怎么看待我们?那朝廷怎么看待我们?”

胡洌的这番话立刻让原本犹豫的罗商下定了决心。同时他心中也不禁埋怨起了秦汜,你这些话怎么不早一点说?

他却不想平日里秦汜这种言笑不苟的人如何能接近他,他也没时间去军营察看询问。

时间对于黄昂等人来说,过的是非常的艰难和缓慢,可对于后方的罗商来说,却是过的飞快。原本等全军都过了郫水来到这边时已近中午(先头部队也就是秦汜的部队昨日便已过河并架好了浮桥),到了现在已经过了未时,第一道壕沟依旧没能突破。流民的顽强让第一道壕沟的前面已经倒满了死去或是受伤的兵士,这让黄昂等人来回往返更是困难。

胡洌早瞅着罗商的脸色难看,第一时间带了自己的亲兵来到阵前督战。他勒令督战队的战线前移至对方弓箭的射程之内,让这些运土填壕沟之人就地取材,不论是泥土还是死人还是重伤员,统统往壕沟里面填。

此时的黄昂早已累得几乎喘不过气来,跪在地上刚推了一具还在抽搐的重伤员下去,眼睛便看到一枝箭矢朝他软绵无力地射来。他第一反应是躲闪,可看了一眼快要填了一半的壕沟,心中一动,在那箭就要射到他身上之时,一咬牙使出仅存的力量,右手闪电一抄,将那已经软绵无力的箭矢握在了手上。紧接着他大声惨叫一声,仿佛自己已经被那正用手握在心窝处的弓箭射透一般,脑袋往前一栽,人顺着土坡便滚了下去。

这斜坡上零散地掉落着不少死尸,他奋力滚了几下,滚到了斜坡的最下方,顺手拉了一具死尸,紧接着又朝对方反向使劲爬了几下,然后把那具尸体放在了自己的身上。感觉安全的他,此时才面朝下面大口的喘气,慢慢恢复着自己的力量。

他所处的地方在几根尖头细木桩之中,倒是不惧被上面倾倒的泥土掩埋,更因为在敌营那个方向,弓箭是无论如何也射不到他那个地方。死里逃生的感觉让他不由自主感到开心。他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等待,等待天黑之后,再顺着土坡爬上去,然后远走高飞。

又过了一会,他突然感觉光线一暗。听着上面的声音,他不用看也知道他这个地方终于架起了木排,一队队人马踩着咯吱乱响的木排朝第二道壕沟涌去。

这个时候,黄昂一点也不关心到底谁能赢谁会输,他趁这时更无人能看到下面的机会,又往深处爬了几下,然后背靠在一根木桩之上慢慢恢复着自己的体力。这个时候,他确定自己今天是肯定能活下去了。

他这时才来得及仔细看压在他身上那具尸体的脸,赫然便是第一波箭雨在自己前面大腿被长箭射穿的那个人。

他大腿上的箭矢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折成两段,来回的拉扯,让他那被贯穿的地方的白骨都露了出来。他的身上脸上到处都是被人踩过的痕迹,两只眼睛中的一只都差点被人从眼眶子里面给踩的鼓了出来。

看着对方死去的凄惨模样,黄昂微不可查地叹了一口气,心道:“兄弟,对不住了。不是老哥当时不救你,实在是老哥自己当时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待到了晚上,老哥我一定会挖一个坑先给你埋了,看在我埋你的份上,你到了那边可不要再怨恨我了。这世道啊,到底怎么了?怎么说乱它就乱了呢!”

能活着,这感觉真好!

苏州哪里有白癜风医院
湖州男科哪家好
西安看妇科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