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信托

大燕国太和十六年搭配

2020-05-21

大燕国太和十六年,北方草原烈努铁骑犯边,弯刀横扫燕国北部七省十六郡。仅三日,素有中原屏障之称的巨灵关失陷。二十万草原骁骑兵锋大盛,一路势如破竹挟横扫中原之势扬戈南下。一时间朝野震动人心惶惶,京师赤良岌岌可危。
清晨,天元殿内。大燕国皇帝傲风怒气冲冲地坐在龙椅上,双目狠狠地瞪着堂下跪着的兵部一众官员。
“你们不是说边关固若金汤,就算烈努人倾巢来犯也绝无半点可能突破我大燕防线么!如今仅三日朕的北部七省竟全部失陷,铁蹄所至百姓惨遭屠戮,你们还有何面目自称天子朝臣军之统帅!还有何面目安立于朝堂之上!哼!朕的江山就要毁在你们这群昏官废吏的手中了!”傲风双腮微颤,呼吸急促大声训斥道。
堂下跪着的一众官员闻之,顿时将身体伏得更低几乎贴在地上齐呼道:“臣等罪该万死,请陛下降罪!”
傲风闻言剑眉一皱,正欲开口责骂,这时一名殿外侍卫飞快的跑进堂中:“陛下!前方又来急报。”也不待傲风说话,一旁的宰相梁辅国拿过折子,目之所及眉头渐紧,最终一张满是褶皱的脸颊满是悲怆之色。他定了定神开口道:“陛下!巨灵关已失,赤良城完全暴露。烈努骑兵距我京师不过数百里……”说完,深深地低下头闭目不语。
此言一出傲风只觉脑中一阵眩晕,微微过了一会儿才轻声道:“武成王何在!”
“武成王武天罗身中数十箭当场战死,其麾下二十余万将士……全部阵亡。”梁辅国低着头悲切地说道。傲风心中一阵剧痛,只见他慢慢地站起身来,在御阶上来回踱了两步,转过身背对众人。满朝文武见状赶忙纷纷跪倒在地,朝堂中一片寂静几乎落针可闻,傲风的背对着众人的身体微微颤抖。朝堂上下皆有如大潮来临前的气息阻塞之感,先前的兵部官员更是胆战心惊,仿佛呼吸都带着千钧重量。
半晌,傲风转过身来,双目略微泛红,一张冷峻的脸颊毫无表情:“都平身吧!事已至此,众卿家谁有御敌良策不妨直言。如能安度此劫朕自有重赏!”
众人闻言均感如释重负,纷纷站起身来。
傲风扫视着堂上文武,最终目光看向了宰相梁辅国:“梁老相国,你是当朝宰辅可有万全之策?”
“陛下!老臣以为,眼下首先应调集京师周边的主力部队向前方集结,已形成阻击之势。此可保一时无忧。其二,挑选得力重臣领导大军,派遣骁勇悍将提升我方士气。其三,安抚战乱之地百姓,占据天险要地以牵制敌军。如此前方后方皆局面稳定,我军才有能力实施反击,陛下天威加之我方占尽地利人和,定能将烈努人一举赶回北部草原。”
傲风听罢点点头:“梁老相国说得有理,不过这一文一武派谁去才好呢?老相国心中可有人选?”
梁辅成正与说话,忽听一人道:“陛下!臣有本奏。”
傲风闻声一看,嘴角略带笑意:“卢晏卿家可有妙计?不妨说与朕听。”
“呵呵,臣有些想法。但恐与相国大人相左,惹怒了相国大人。”卢晏的一张猴脸上,两只豌豆眼眯成了一条线。梁辅国见状将脸扭向一旁哼了一声没有言语。
“无妨!梁老相国忠君明理,若你有良策他自然赞成。”傲风道。LED背光液晶电视较高的价格也使得部分消费者望而却步
“其实臣所言也算不得什么良策,只是觉得现在烈努人兵锋正盛,我们不宜与他们正面交锋。就算征调大军一路走去也是劳师之举。弄不好还会中了烈努人的埋伏,他们只要以逸待劳就可坐享其成啊!况且巨灵关一破烈努人随时都会攻击赤良城,陛下还在赤良城岂不是很危险,不如您暂时移驾江南,先保重龙体日后在调集大兵围剿那些草原蛮人。”卢晏嘴角两撮小胡子扇动的飞快。
“卢相国当真好计策!你怎么知道烈努人会以逸待劳坐享其成啊?难不成你与他们有什么联系!”梁辅国不屑地看着他。
“你!呵呵呵呵,梁大人,您这是说哪里话。我卢晏虽不及您满腹经纶智计过人,但我对陛下的忠心青天可表日月可鉴。我只是不想陛下的安全受到一丝一毫的威胁,倒是你相国大人,如此不顾皇上龙体安危,不知您将陛下置于何地啊?”卢晏面上怒气一闪即逝,随即笑眯眯地看着梁辅国说道。
“你!你这个小人!我梁辅国不屑与你争辩,哼!”梁辅国狠狠地甩袖转身。
“好了!二位卿家不必再争了。梁老相国也是为江山社稷考虑,更是为朕考虑!卢卿家说的也不无道理,这样吧,两位卿家之言朕均准奏!”傲风此时完全恢复了帝王气概。
“陛下!您不能移驾,有您在京师坐镇前方必定士气大振。若您真的舍众军而去岂不寒了所有将士的心!还请陛下为我大燕兴衰为江山社稷为天下黎民着想啊!”梁辅成闻言赶忙上谏。
“呵呵呵,老相国不必担心。听说朕的七王兄将南方治理的很好,朕自登基以来早有心思去江南游览,眼下此间也却非安身之所。不过按你所奏至于派何人前往就有你亲自去选吧!待前方战事稳定朕再去江南也不迟,你看这样可好?”傲风终于面带笑意,仿佛一切都已安度。
“陛下!臣……”梁辅国心中一紧,还欲言语。
“老相国不必多虑,朕意已决!我大燕将士定会凯旋归来,保我江山万无一失!”傲风打断道。
梁辅国见状微微一叹,拱手道:“谨遵陛下旨意!”低头的瞬间眼角余光若有若无地瞥见卢晏那丑陋的嘴脸。
随着身旁太监一声尖嗓喊叫,早朝终于结束了。梁辅国快步离开帝王宫,上了自己的官轿径直向东行去。就在他刚刚离开不久,一青衣侠士手持长剑,足尖连点径自尾随而去。梁辅成的轿子在赤良城中七拐八拐,仿佛知道有人跟踪故意为之。而那四名轿夫也脚力奇快,一个不经意的瞬间,青衣少年恍惚看见这四人脚不着地,竟踏空而行。那官轿似一个飘忽的小屋穿梭于城中的大街小巷。青衣少年心中一惊,暗道:“这四名轿夫怕是内家高手,行走间无形无迹而步伐又如出一辙,看似平地行走实则踏风而行。可转念一想即便是当朝宰辅,身边怎么连轿夫都是江湖上的一流高手。这未免有些太过骇人。”正自他心中思索之际,只见官轿在一幢朱漆大门前停了下来。一名轿夫前去叩门。青衣侠士躲在暗处抬头一看,赫然发现门上匾额书四个金色大字——武成王府。正在他暗想梁辅国为何会来这里的时候,王府的大门打开了。只见那位轿夫与开门之人说了几句,梁辅国的轿子便进了王府。由于担心对方识破,青衣侠士不敢跟得太紧。他深知这里的守卫堪比皇宫,因为这里的主人是当朝皇帝的结拜兄弟,人称“无双银戟定乾坤”的武成王武天罗。正在青衣侠士心中盘算如何进府一探的时候,身后突然有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心中一惊下意识拔剑,不想来人技高一筹,肩膀上的手一伸肘一沉,青衣少年咽喉便被扼住,拔出半截的长剑也被压回鞘内。
武成王府内,正堂主位上端坐着一名华服美妇,梁辅国正坐在待客太师椅上与其交谈。只听那妇人道:“不知相国大人今日来此所为何事?”
“想必您就是武成王妃,女中豪杰宁芳华吧。”梁辅国道。
“不错!正是妾身。夫君一直忙于戍边之事,极少回来参与朝廷政事,也难怪相国大人不认识妾身。”宁芳华一双凤眼微眨,略略颔首。
“王妃言重了,老夫来此有事相告,不过……在老夫诉说之前还请王妃做好准备。”梁辅国略有沉吟。
“相国无需多虑但说无妨,是不是夫君他……”宁芳华柳眉微蹇地看着他。
“额……据今晨边关来报,巨灵关失陷,武成王他……已身死殉国。”梁辅国想了想最终还是如实所说。宁芳华闻言心头一震,一张俏脸血色渐消。朱唇微启轻轻的吸了口气,胸口不定地起伏着,她慢慢闭上眼睛,泪水已润湿了睫毛,却终未见那一滴晶莹。
“还请王妃节哀!王爷他为国捐躯,满朝上下自陛下起都沉痛异常。可谓是我大燕朝之不幸!”梁辅国安慰道。
“想当年我夫妇二人策马江湖,快意恩仇纵横数载间也未尝一接线工作人员做了记录。6月4日上午败,直到他后来救了太子,他二人一见如故,见他武艺高强太子劝他入朝为官。他推辞不过这才前去,我虽一介女流但深知朝堂险恶更胜江湖,从那时起我便知道迟早会有这一天。也罢!本是同木栖,生死亦相随。”宁芳华神情失落,她慢慢站起身来向着堂外走去。
“王妃且慢!切莫寻短见,人死不能复生何苦再枉送一条性命!”梁辅国焦急道。
“相国大人多虑了,这只是我们当初的誓言罢了。”宁芳华背对着他稍微回过头。
“王妃见谅,老夫还有一件事相求!还望王妃应允。”梁辅国硬着头皮说道。
“哦?不知相国还有何事?”宁芳华回过身看着他。
“额,不知小王爷是否在家?能否让他与老夫见上一见?”梁辅国道。
“犬儿顽皮恐相国大人见笑,况且他今日不在家中。”宁芳华深知自己的儿子如何,思之夫君之事,梁辅国的意图她已猜到了八九分了。而此时还不待梁辅国回话,只听屋外一朗朗的少年声音:“娘!是不是爹回来了?怎么没看到踏云驹和碎月银戈啊!”宁芳华心中暗叹唯恐他此时回来,不想竟撞了个正着。说话间,来人便走进堂中。梁辅国一见之下心中暗赞,只见来人年约双十,生得高大威猛,两道浓眉入鬓,一双眼睛若夜空星火。动则龙行虎步,静则杀气腾腾。此时他正 着上身站宁芳华身前,仿佛一幢古铜色的墙壁,遮住了屋外的阳光。宁芳华最为欣慰的就是这个身强体壮又非常孝顺的儿子,此刻得知夫君战死再看眼前的少年,她忽然发现站在她面前的仿佛是曾经的武天罗,一样的威武一样的霸气一样的令她心颤一样的令她折服!唯一不一样的就是看起来他似乎比武天罗少了一份冷酷多了一份洒脱。可叹虽有荣华万千,却是亲朋再无一人。只留膝下一子,悼念亡夫了此残生。宁芳华微微有些失神,想到此心中充斥着难言的悲痛,但在旁人看来她只是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儿子,面上并无太多表情。
“王妃!这位就是小王爷吧。王妃?”梁辅国面带笑意道。
宁芳华闻言终于回过神来,又看了看儿子:“云昭!这是相国大人快点过来拜见。”
武云昭闻言一步来到梁辅国身前,单膝跪地一抱拳朗声道:“武云昭见过相国大人!”
梁辅国见到武云昭越看越是喜欢,若有此等人物披甲上阵一定捷报频传,于是他笑吟吟地伸出双手扶起武云昭:“贤侄快快请起,果然将门虎子!壮哉!能一睹云昭英雄气概也不枉老夫此行啊。”梁辅国一边说一边不断地打量着武云昭。
武云昭见他的样子裂开嘴一笑,刚要说话却听宁芳华道:“你这小子,只顾自己在外厮混。今天罚你去练功房举鼎三个时辰,若敢放松家法处置!还不快去!”
武云昭刚刚浮现的笑意瞬间便没了踪影,只得又跪在宁芳华面前低声道:“是!娘亲,我这就去。”说罢起身向后堂走去。
“且慢!老夫向王妃所求之事正与小王爷有关,还请王妃暂留小王爷一会儿。”梁辅国见宁芳华此举心中已然明了,自己的来意对方已全盘知晓。
“相国大人,犬子顽劣成性,恐怕会让您失望的。我一介女流没什么本事,想也帮不上相国大人什么忙,如果相国大人没有其他事情,不如在此间用些香茶……”宁芳华先人一步讲言路封死,不想再留一丝余地。
“王妃,相信我的来意您已全然知晓。那么还请王妃为我大燕王朝考虑,小王爷力能举鼎又尽得你夫妇真传,实乃当世少年英雄,何不让其大展宏图,上能报效国家有恩与黎民百姓,下能光大门楣也不至辱没了武成王一世英名。更何况如今王爷英灵在天,难道他……”梁辅国越说越是激动,竟有些忘了他面前站着一位刚刚丧夫的中年妇女。
果然只听一声历喝:“够了!我不想再听什么江山社稷,我只要我的儿子平安无事。如果相国大人没有其他事情恕妾身不奉陪了。来人!送客!”宁芳华自从武天罗入朝为官后,一改从前江湖习气,但俗话讲‘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方才梁辅国的话触及她心中痛楚,那隐藏在心中多年的女侠风范又自然地流露出来。梁辅国正欲说话,只见正要离去武云昭缓步上前,古铜色的脸颊尽是血气涌现,他一手扶住梁辅国的肩膀,低头看着他的眼睛低声问道:“你刚才说什么?我爹他……他怎么了?你说话呀!”武云昭双目死死的盯着梁辅国,不自禁地手上加大了力气。只见梁辅国面现痛苦之色,还没来得及张口只听一声骨骼脆响,竟然一只手臂被武云昭捏得脱了臼。宁芳华见状心中顿感不妙,云昭若知道父亲已死定会为父报仇毅然投身疆场,这却正中梁辅国的下怀。可转念一想这件事满是瞒不住的,她的儿子他最了解。想到此心中一叹,看来已是别无他法。宁芳华脑中瞬息万变既然无法躲避,那就只得从容面对。
经过这一番权衡后宁芳华道:“云昭!快放开相国大人,你的他说力气会伤到他。”
武云昭也感到不妥之处连忙松开手,当即跪倒在地沉声道:“相国大人恕我无礼,告诉我我爹到底怎么了?”此时的梁辅国早已痛苦难忍,一张老脸通红根本说不出话来。宁芳华见状纤手一扶,只听咯吱一声脆响。梁辅国那只脱臼的臂膀便被接好了。
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略微喘了口气梁辅国才说:“小王爷,王爷他为保我大燕疆土。于昨日战死边关!”
武云昭闻言双目一亮,继而转头看向身后的母亲。宁芳华眼神中满是悲伤地点点头。武云昭霍地站起身子双拳紧握咯咯作响,一时之间竟不知所言。渐渐地双目泛红浓眉根根竖起,半晌大吼一声:“这不可能!”心头悲愤交加之际全身一紧脚下着力,竟将铺设地面的大理石踩得粉碎。一旁的宁芳华关切地看着自己的儿子,生怕他一怒之下做出什么傻事来。

共 85 字 8 页 ... 转到页 【编者按】燕国,内忧外患,烽烟四起,上演了一场跌宕传奇的英雄传说。故事以烈努铁骑入侵引起战乱做为切入点,以父亲惨死,临危受命的武昭云为主线,展开了一个民族英雄从成长到隐世的跌宕人生,客栈里巧遇女扮男装的傲冰,醉酒后深夜得白虎坐骑、惊神兵器,如此一来,神勇无比的武昭云成了破阵摧城的大英雄,带领忠义军士浴血奋战保家卫国。在这种正义之师的背后,又紧锣密鼓地上演着无数的政治阴谋,皇帝的狭隘与阴狠,秦王篡夺皇位的贪婪与自负,当所有矛盾在皇宫聚集之时,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就像一出大戏,生旦净墨丑,各自上演自己的精彩。阅罢,不禁感叹于作者倾来听相关专家的解读。尽全力打造出的这部精彩的铁血传奇。作者在文中运用了多种写作手法,合得小说架构平稳,情节有序,人物亦是丰满生动,篇章即有情感小说的细腻,也有玄幻小说玄妙,传奇小说的离奇,其中亦带有章回小说的结构与特征,为读者奉献出一部涉及家国恨、骨肉情、朋友义的传奇作品,让读者大呼过瘾。文章除去跌宕离奇的故事情节,也富含着深刻的哲理与内涵,这个世界是多元而复杂的,永远没有一清二白,没有纯粹的对与错,功过是非留给后人评说。【编辑:瞳若秋水】【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121504】糖尿病足怎么能治好
经期延长腹痛吃什么药
痛经可以吃止痛药吗
泸州好的白癜风医院
鼻窦炎吃什么药比较好
鸡西白癜风好的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