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股票

中诚信托30亿矿产信托惊魂来时路已风险随

2019-11-10

  每个集合的背后都有一段扣人心弦的故事。

  “2010年中诚-诚至金开1号集合信托计划”的故事正在上演,观众中有人愤怒,有人欷歔,有人后怕,更多的人堕入沉思。

  6月26日,中诚信托发布该款信托计划的临时公告称:振富集团及其关联公司于本年度第二季度新增3笔诉讼案件,经查均因账外民间融资所引发。

  中诚信托表示,其第一时间向监管部门及有关部门汇报了相关情况,当地政府极其重视,并成立了由政府牵头、相关部门参加的专门风险处置工作小组。在工作小组兼顾下,中诚信托积极参与核实民间融资情况,清查资产,在框架下稳妥解决此事件。

  中诚信托30亿元矿产信托“失事”的消息,在信托业内已流传有两三个月。有关人士6月26日向本报证实,振富集团实际控制人王平彦已被限制部分人身自由。由于振富集团并购的部分煤矿未能如期复产,加之王平彦被民间借贷者追债,“诚至金开1号集合信托计划”面临到期不能兑付的可能。

  表面上看,信托计划面临兑付风险,是因为王平彦触及民间高利贷这一意外事件,但据本报独家掌握的材料显示,该项目存在若干明显瑕疵。

  振富集团并购的核心资产之一山西3兴煤焦有限公司,涉及持续多年的采矿权纠纷,中诚信托在做尽职调查时即已知悉。

  另外,撇开振富集团最近3年的财务指标异动明显不说,中诚信托为净资产只有11亿元的振富团体提供高达30亿元的融资,“杠杆率放得太大了。”一名信托公司风控部人士认为。

  信托计划虽然进行了结构化设计,但是融资方提供的一般受益权资金只有3000万元,优先级资金与一般级受益权资金的比率高达100:1,“结构化设计徒有其表,一般级受益权资金对优先级资金难以起到保障作用。”一位信托公司高管认为。

  “在绝大多数信托公司,这样的项目都是要被毙掉的,中诚信托可能对自己控制风险的能力太过自信了,也可能是风险理念有独特之处。”前述信托公司高管表示。

  融资方涉及民间高利贷

  诚至金开1号集合信托计划,2014年1月31日才到期,此时就引发关注,是因为振富集团的现金流已经受到影响,如果不能补充新的现金流,到期不能兑付几成定局。

  中诚信托披露的资料显示,该款信托计划总额30.3亿元,期限为3年,成立日期是2011年2月1日。本报掌握的资料显示,其中30亿元(优先级信托受益权)由(,)对社会投资者发售,3000万元(一般级信托受益权)由王于锁、王平彦父子认购。

  信托资金的应用方式是对振富集团增资,增资后,信托计划持有振富团体49%股权,王氏父子持有的另外51%股权也质押给中诚信托。

  表面上,信托计划是进行股权投资,但实质是为振富集团提供并购融资,交易结构为“股权投资附加回购”。在信托计划到期前3个月,王氏父子将陆续回购信托计划持有的49%股权。

  回购对价是优先级资金基础上溢价17%(年化),亦即振富集团的融资成本是17%(年化)。

  增资完成后,振富集团运用信托提供的现金展开煤矿并购、技术改造等。在进行信托融资前,王氏父子控制的公司已签署了一系列并购协议,信托资金主要用于支付尾款。

  在信托计划运行期间,振富团体需要向中诚信托支付股权保持费,以确保到期股权回购义务能够履行。股权维持费的来源依托被并购的煤矿恢复生产,煤炭销售后产生的现金流。此外,没有别的现金流。

  中诚信托对并购的进程,煤矿复产的进度和煤炭的销售,预期都较为乐观。但实际运行情况并不如此。

  更糟糕的是,王平彦大量从民间借入高利贷。“二者之间存在关联,如果煤矿整合进行得顺利,现金流很好,又何需四处借债?”业内人士分析说。

  中诚信托在为振富集团融资时,已要求王氏父子出具许诺,声明在中诚信托增资前,振富集团产生的与其他任何第三方债务、、或有负债、担保均由其承当无穷。

  在增资后,中诚信托向振富集团派驻了3名董事(董事会共4人),并监控财务运作,任何重大决策,包括对外负债,都必须经中诚信托同意。

  但即便王平彦以个人名义对外借债,而并非振富集团,民间借贷者依然认为,他们应该“瓜分”振富团体的资产。“在山西煤老板中,个人和公司,本来就是左口袋右口袋的关系,王平彦能借到钱,大家也是看振富团体的资产。”山西当地金融界人士表示。

  中诚信托6月26日的公告称,振富团体及其关联公司于本年度第二季度新增3笔诉讼案件,经查均因账外民间融资所引发。中诚信托已委派律师事务所和会计师事务所对振富集团及其关联公司的账外民间融资进行核对、梳理。

  根据目前掌握的情况,振富集团及其关联公司账外民间融资没有列入振富团体及其关联公司财务报表。民间融资具体情况正在进一步核实中。

  事件回顾

贵州威门药业热淋清颗粒
小孩中暑的症状
宝宝大便绿色
标签
友情链接